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网路千金淫娃】(01-04)作者:键盘大文豪
【网路千金淫娃】(01-04)作者:键盘大文豪
字数:33649


              (1)处女女友

  她叫李诗安,我都叫她诗诗,是在一间便利商店认识的,那时候我20岁还在唸一所私立高职夜间部,而我女友那时候才16岁而已。

  白天在小7打工的我时常看到她独自一人来我们店裡买早餐,当时我完全没想到有一天能追到她!第一次看到诗诗,我就给她深深吸引住了,一头乌黑的长髮,甜美可爱的瓜子脸,配上170公分的高挑身材,身为篮球队队长的我找了一群兄弟们来看,他们都说她的脸蛋长得很像「渡边麻友」,但身材却跟「林志玲」

  一样美艳!我拜託我那群酒肉朋友帮忙,花了一个月装熟,又花了一个月才追到手。

  追到手后的一个月,她向我坦白,她是一家上市公司老闆的千金,家裡相当有钱,但是她不希望我因此放手,希望我能为了她专心考上大学。

  于是我辞掉篮球队队长的身份,把之前打工存下来的钱去报名补习班跟请家教恶补,再加上有诗诗的帮忙,重考一年后,终于考上了一间叫得出名字的国立大学。

  诗诗知道我考上的当天,立刻带我去见她的父母,我才知道原来诗诗的父母早就知道我的存在。

  诗诗的父亲说他要求诗诗的男友一定要有国立大学的身份,而诗诗的母亲只要求两件事情:一、好好对待诗诗;二、不准婚前性行为。

  我才知道原来诗诗这麽要求我一定要考上国立大学是有原因的,我算是对诗诗的父亲有个交代,而诗诗的母亲也说她知道我对诗诗很好,所以诗诗的父母亲也很放心我们两个人交往。

  我把准备要去唸大学的消息告诉好久没有联络的那群「好兄弟」

  们,那群好兄弟听完后一直亏说:「有了马子就不理兄弟啦」、「哇靠~~没想到我们小哥准备当董事长了!」

  也说要帮我办庆祝趴,要我一定要带诗诗一起去。

  我跟诗诗说完后,诗诗说:「不然办在我家好了,我家顶楼可以烤肉喔!」
  但是我跟她说,刚见完诗诗的父母,马上就跑去人家家裡会不会很没礼貌?
  只见诗诗笑着说:「不会啊!我爸妈见完你之后就出国去我哥那裡渡假了,现在家裡有一个礼拜都没有人~~而且,我爸妈也很相信你啊,没有问题啦!」
  我想了想,也觉得办在诗诗家或许是个好办法,我那群死党可能约出去要大半夜才会玩完,诗诗家教很严,一定会打电话到家裡查勤,这样的话不管闹到几点,至少父母们还能确定诗诗的安全。

  一切准备就绪,我跟诗诗花了一下午的时间买食材跟烤肉用具,我那群死党买了一堆啤酒跟高粱,似乎非要把我灌醉不可,我也笑的跟他们哈拉来哈拉去。
  到了半夜10点多,一通店长的电话打来,说自己母亲车祸,现在人在医院,大夜班一时之间找不到人顶,问我能不能赶去接个夜班,只要一两个小时就好。
  挂上电话后,诗诗过来问我发生什麽事了,我据实跟她说,她说:「反正这裡也快结束了,而且那间便利商店离这裡很近,你就赶快赶过去吧,这裡我会处理。」

  我的死党们也说:「对啊,你快去吧!」、「这裡我们会负责啦!」

  我想了想,虽然死党们都喝得烂醉,但是这裡是诗诗家,而且我们队的篮球女经理小Y也在,有个女生陪着应该不会发生什麽事才对,所以就跟大家说声不好意思,穿着外套就往便利商店跑去。

  没想到这一忙就忙了一整晚,直到凌晨5点接班的人都回来了,店长还是赶不回来,我想说诗诗应该在睡了吧,就自行回家洗澡就睡了。

  醒来的时候我看到自己手机有一封简讯,上面说:「爸妈因为机位的问题,临时回家,看到我跟一群朋友在那边喝酒,他们很生气,他们也要带着我出国去了,但是你的朋友很好,没有把你说出来,所以我爸妈以为他们是我补习班的朋友,可能有一个礼拜没办法跟你聊天了喔!爱你的诗诗」

  看到这封简讯,我立刻拨诗诗的手机,但只收到「你目前的电话未开机」
  语音,我想她一定是出国了。

  过了五天后,我打给我那些死党,想说上次没有好好的跟大家聊到什麽,诗诗应该也快回来了,想再约一次出来大家在聚一聚,没想到死党的电话是一通都打不通。

  我无聊上FB看了一下,发现我那群死党中的「阿龟」、「色狼」在线上,敲他们不到三十秒,竟然马上就给我离线!这下我可有点生气了…

  …从礼拜天开始就一直联络不上任何人,让我有点感到受辱,突然我想到有一次阿龟在我这边玩电脑,FB却忘了登出,于是我就登了他的FB上去看看他们到底在干嘛。

  上去看了一下,发现阿龟没有按「关闭聊天室」,这代表他真的刚好关上电脑吧!想想自己真是不成熟,反射性的点了一下通知,发现一则通知写着:「阿灰狼、陈机歪和其他230个人觉得你在『男生厕所~~欢迎肉便器』的贴文很讚。」

  阿灰狼是色狼的FB,陈机歪也是那天有去诗诗家烤肉的学弟,到底阿龟是贴了什麽文,能够让230个人按讚呢?这倒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于是我点进去看,原来是一个网路影片。

  影片一开始是在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客厅,週围有不少人嘻笑打闹的声音,我看了看觉得地点很眼熟,但又说不上是哪裡.

  影片又带到一个像是少女的房间,中间有一张看起来非常舒服的大床,週围有许多蕾丝布装饰着,看起来就像有钱人家的女儿房间,中间躺着一个穿着白色连身洋装的女孩,但是双手被毛巾反绑在自己床头边缘的金色栏杆上,双眼被蒙上黑布,脸蛋呈现粉红色……这套服装我有印象,是那天诗诗曾经穿过的服装。
  「好啦~~刚刚喂下去的药性应该要出来了,感觉怎麽样啊?小美人。」
  女孩好像昏昏沉沉的,说话有一句没有一句的说:「你们……好卑劣……阿修一直把你们当朋友……你们……」

  「当朋友?」

  突然另一个男性声音:「修哥当初可是抛下我们整个篮球队,就为了你一个贱女人,我们的球赛排名搞到最后完全都垫底,挖靠,我们到现在被人看不起啊!
  这笔帐当然要算在妳身上啦~~「

  我看出来了,说话的人是打前锋的色狼。

  「就是说啊,想当初修哥一走,我们中锋根本是个大空缺,篮下被别队予取予求,现在……我们只好从你身上捞一点『分数』了!」、「是啊!是啊!」
  这两个说话的人是同样打后卫的屎儿跟龙五,我也认出这两个人的声音了。
  「欸欸……快点啦~~我快受不了了,快把她的衣服扒开啦!」

  说这话的人是阿龟,他是我们万年板凳球员,人矮又胖,动作又慢,所以从来没上场过,当然也没有交过任何女朋友,所以那时候我们都笑他是个万年处男龟。

  「啊,你们是在干嘛?还不快点把人家的眼罩拿下来,这样人家会吓到水都喷不出来欸!」

  镜头立刻转向讲话的人。

  我一时之间听不出这人是谁,看到画面后才知道,说这话的人叫砲哥,是后来接我队长位置,打中锋的一年级学弟。

  这时我又看到,我们篮球队的小Y双手正紧紧抱着砲哥,双脚交叉着缠着砲哥的粗腰,下半身「噗哧、噗哧」

  的承受砲哥那粗大的阴茎!「今天喂了小Y一颗药就变成这样了,抱得这麽紧根本是个死骚货,完全不让我脱身,我看等等我先来喂饱他好了。」

  砲哥一脸无奈的说着。

  「这也不能怪她啊!」

  色狼一脸猥亵的说着:「之前你上过小Y后,马的阴道整个就变成鬆垮垮的,害我们家阿龟想要来一砲,插进去小Y还说没感觉欸,整个让阿龟很挫败!」
  屎儿也说:「就是说啊,你他妈这次不准排第一个了,等我们这些兄弟都上过之后再轮你。这次这个可是极品,才17岁而已,身高高腿又细又长得像渡边麻友,这辈子大概找不到了,不要一下子就玩坏人家OK?」

  只见砲哥一脸无奈的说:「好啦,学长说的我怎麽不敢听,那……今天谁先上?」

  色狼说:「我听修哥说,这娘们家教很严,父母规定还没结婚不能打砲,那我们谁先上她,她不就要嫁给谁了?」

  砲哥说:「那各位学长,我看这次还是我先来好了,反正我上过之后她就不习惯别人了对吧?」

  屎儿说:「你去死~~我看是我们全部上过她,她就只能当公厕了吧?」
  此时一直默不作声的龙五爬上床去,把少女的黑眼罩扯了下来,露出一双无辜的大眼,我整个手脚都在不自主的发抖,是诗诗没错!没想到那天回去后,我那群自称「好兄弟」

  的朋友竟然联手欺负我女友!「欸,你挑一下,你喜欢哪种肉棒,我们就叫他第一个上妳!」

  龙五淫笑的说。

  此时画面转了一圈,我发现除了我那几个死党之外,还多了好多不认识的学弟,如果我没记错,应该都是后来加入篮球队的,只是他们唯一的共通点,就是都没穿衣服,露出一根根勃起的阴茎。

  「呜……」

  诗诗愣了一下,立刻害羞的闭上眼睛,撇过头去。

  「唉呀,不挑,我看我们自己决定一下好了。」

  砲哥说此时我发现原来一直拿着摄影机的人是阿龟,因为阿龟也都一直没有入镜,他从以开始就一直被当成工具人在使用,就连我们班上的一些女生也会把他使唤来使唤去的,谁叫他又矮又肥又丑。

  「好啦~~我必须讲一句良心话,我们这裡唯一还是处男的人是谁?」
  色狼表情严肃的说着,「是阿龟学长。」

  某几位学弟一起说,「那就有请阿龟学长上场啦!」

  色狼一把抢走阿龟的V8,然后把他推上床去。

  砲哥:「欸,不是这样的吧~~色狼你转性了啊?美肉在你眼前,竟推给一个处男处置?」

  色狼:「我跟你说,当初是因为小Y早就不是处女了,所以那天晚上我们那麽多人『轮』她,她才没有被活活玩死。

  你看阿龟的鸡巴那麽小,最适合拿来破处了,不然你先上了的话,我看我们后面只能姦尸了啦!「

  龙五也说:「而且我们这裡每个人都体力超群,今天这种极品,不来个三、四发大概说不过去。就让阿龟享受这一次吧,也算是他平常都很认真帮我们清理球场的奖励,你们说如何?」

  听到这裡我脑袋整个一片空白了,要拿我女朋友的处女当奖励?还是给阿龟这种人?我双手紧紧握拳,异常愤怒的同时,我发觉自己的老二也翘个天高,似乎又很期待众人凌辱我那高不可攀的女友。

  「好,我没问题!」

  「我也没意见!」

  砲哥听到这麽多人都没什麽意见,自己也不好表示什麽,只好摸摸鼻子,继续干着缠在自己身上的小Y。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阿龟很认真的跟大家道谢,甚至还跪在床上向大家磕头,突然眼睛像是要喷出火似的,淫笑的看着诗诗。

  「不……不要……」

  「我从很早就在XX国中看过妳了,X年O班第O排的位置,我不知道晚上跑去那裡舔了几次,今天终于可以舔到……不知道本人的味道是怎样?」

  阿龟一说完,就用力地把诗诗白色连身洋装给撕开,诗诗的胸围露出了一件众人惊讶的贴身衣物。

  「这是什麽东西?」

  「干,是缠胸布,我在日剧裡面有看过。」

  阿龟疯了似的狠狠地扯开眼前这些碍事的白色绷带,两颗像碗公的白皙胸部立刻跳了出来。

  砲哥此时也停止干小Y,看了许久说:「马的,本来以为这女人的缺点就是胸部小,没想到还藏了一手啊,那胸部至少有D吧?」

  「干,还是漂亮的粉红色欸!」

  「我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粉红色的奶头。」

  「马的,我也快受不了了……」

  我自己也是第一次看到诗诗的巨乳,原来诗诗一直把胸部藏得很好,虽然我觉得她已经够完美了,胸部大小我也不太在意,有就好,没有就算了,但没想到竟然是人人垂涎欲滴的粉红色奶头+D罩杯。

  看到这裡,我也开始忍不住拉下裤头,右手开始上下摩擦起肉棒。

  阿龟此时当然也忍耐不住了,完全不怜香惜玉的分开诗诗的双腿,诗诗似乎受到药效的影响没有办法挣扎,轻轻鬆鬆内裤就被滑出那纤细的双腿。

  「不……不要……不……啊!」

  诗诗似乎感觉到有一异物要进入自己体内,不断摆动着双手,但无奈双手都被死死地绑在床头,双腿又没有太多力量可以反抗,让阿龟轻轻鬆鬆就进入到体内。

  「看吧,我就说老二小,一下就进去了。如何,阿龟,摆脱处男舒服吗?」
  色狼色迷迷的问着。

  「干!好爽……裡面好热……干!好爽……好爽……」

  「欸欸,有血欸!看样子处女不是说假的。」

  龙五说。

  「那个……学长,我们不戴套可以吗?」

  「干妳妈的,都给你看是原装货了,还戴什麽套?等等大家一起射进去搞到她怀孕,到时候看小孩的样子猜猜爸爸是谁,那位幸运人兄就发了,你懂吗?她可是上市公司的千金大小姐欸!」

  「晤……射了!我要射在妳体内,全部在妳体内了啊!哈哈……」

  「不要……不要……放开我……拜託……谁来救我……」

  诗诗软弱的呼救反而更刺激这群精力旺盛的禽兽,色狼立刻拉开已经射完精的阿龟,底下那粉色的阴道慢慢流出溷合着血液的白色精液,马上又被色狼的阴茎给填满了。

  週围的人也按捺不住了,手、脚、嘴巴甚至是头髮,都被这群畜生拿来发洩自己的慾望。

  诗诗微弱的呼救声越来越薄弱,在药效的影响下,慢慢转变成喘气声……影片录到凌晨3点半,诗诗房间的床被弄成一整片都是湿的,整个身上铺满男人的精液,但是诗诗却神智恍惚的舔着自己双手上的精液,似乎意犹未尽的要男人给她更多精液。

  一个调皮的学弟拿着床边装饰用的蕾丝布吸着床上的精液,然后拧乾在她的脸上,而诗诗却一点也不排斥的张开嘴巴接着精液,完全像个荡妇一样。

  此时确认大家都轮了一次后,砲哥挺着早已坚硬到不行的巨大肉棒,原本在小Y体内根本看不出来,从影片中看真的很壮观,他那根至少有25公分,而且又粗壮,就像一个小学生的手臂。

  「好啦,队长,我可说话算话,排最后一个了,今天这娘们吃了三颗药,我看药性要到明天晚上才会消失了,我等等上过一遍就先去处理我女朋友,顺便让这个可口的小姑娘休息一下,晚上再过来啦!」

  「帅啦,这才是我们要的队长嘛!」

  色狼立刻鼓掌,许多学弟也开始鼓掌起来。

  「队长加油!」

  「队长,把前任队长的女朋友也收服了吧!」

  「喔,对了,感谢前任队长修哥,给了我们XX高职篮球队这麽好的男生厕所,大家一起谢谢修哥~~」

  砲哥故意看着银幕说话,让我感觉他就像当面羞辱我似的。

  「谢~~谢~~修~~哥~~」

  银幕此时拉远,众人排好,每个人都垂着一根老二对着V8,还有人双手合十对着银幕说谢谢。

  砲哥背对着V8,从背后看,可以很清楚看到诗诗那可怜的粉红色阴道口张开着,已经被干到有点合不起来了,砲哥那恐怖的阴茎用力地一戳,诗诗突然整个人弹了起来,双手开始环绕着砲哥的胸膛,双脚紧紧交叉夹着砲哥的粗腰,变得跟影片一开始的小Y一样……影片结束,总共录了5个小时又38分,我反覆看了几次,最后、我总共打了五枪,并且开始期待下一片……

             (2)百貨公司之旅

  从烤肉那次到今天已经一个多月了,诗诗也像没事一样跟我一起出去吃饭聊天,问她出国好不好玩,她也只是含煳了几句就带过。

  不过我们也跟以前有些不一样,开始有性行为,虽然她已经不是处女,但是我也不想拆穿她,她的阴道还是相当紧实。

  今天约好中午要出去吃个饭,诗诗穿着一条低腰牛仔短裤,露出那双性感又冶豔的双腿,一身亮橘色小背心更把诗诗的水蛇腰身材展露无遗,我想路上很少有男人不会注意到她,实在太耀眼了。

  「诗诗,妳最近怎麽打扮得越来越美丽了?是因为我吗?」

  诗诗笑着,眼睛却不在我身上,用一种调皮的音调说:「有吗~~我自己怎麽不觉得?」

  我开始试探性的问她:「最近妳还有跟我那群死党联络吗?我打给他们都没在接的。」

  只见诗诗听到「那群死党」

  彷彿想到了什麽,突然脸蛋一红,不开心的说:「你的死党我怎麽会知道?
  他们不是都是你的好兄弟吗?奇怪!「

  听到诗诗这麽生气,我的心立刻软了下来,连哄带骗的哄着诗诗,诗诗也笑着跟我打闹。

  感觉烤肉完那次,诗诗整个人反而更开朗了许多,不像以前像个女神般不理人。

  我们正牵着手往百货公司走去,突然一封Line的声音响起,诗诗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我也不小心瞥到一点,是张看不清楚长相的半裸图,上半身自己挺着坚挺的胸部,而且胸部上面好像还有一些水渍。

  诗诗立刻把手机收起来,气呼呼的拉着我往美食街走去,我猜一定是我那群死党传了什麽,让诗诗如此生气!到了美食街,我开始想话题,但是诗诗却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好像自己也在想别的事情一样。

  前菜来的时候,诗诗叹了一口气说:「阿修,我先去上个厕所,肚子有点不舒服喔~~」

  但是我有看到诗诗偷偷把手机藏进口袋裡,然后就往厕所走去。

  不到五分钟后,她脸色不好的走了过来,把手机放进包包后,说句:「忘了带卫生纸。」

  又往厕所走去。

  我看到诗诗有点慌张,心裡开始有点担心,就偷偷跟着往厕所查看。

  等了五分钟,我发现诗诗根本没有在这层女厕裡面,只有一位中年妇女狐疑的看着我,还以为我是色狼。

  我开始有点慌了,到处找不到诗诗,突然想到手机就放在她的袋子裡,急忙把手机给找了出来。

  幸好之前玩过几次她的手机,知道她的键盘锁是什麽,不然我可能真的找不到什麽线索了。

  我直觉的打开Line,看看最新的讯息是谁传给她的,上面写的是一个群组,裡面有什麽cjwu、陈昭宏等……一共有24个人在这个群组中。

  上面的Line留言写着:「今天轮到我啦!我偷偷跟在你们后面,今天约会完就来我家打一砲吧!」11:32「我知道你有看到我的讯息了~~快点吃一吃,别装死。」11:50「马的,不鸟我们是吧?」11:51「最后一次,我现在人在五楼员工厕所,妳十分钟内不上来,我就把之前拍的影片全部PO上网,再加上妳的姓名、地址和电话,到时候看妳怎麽跟妳父母交待!」11:55「干,我会很快的,三十分钟就放妳下去陪阿修继续约会啦!」11:58此时我认出这个人的大头照,是砲哥。

  「哈哈,砲哥还是一样鸡掰,人家在约会,你也要去给人戴绿帽。」12:01「三小!不是说好了每月轮流一人一天,我已经是排最后一个了欸!昨天阿龟还把她拖去之前她读的国中干,还要她穿着国中的制服,那才是变态好吗?」
  12:01然后,这一则是诗诗传的:「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你们很烦欸!」12:08「哈哈,我们的小公主生气了。」12:11「什麽小公主~~是小便斗吧?」12:11「是篮球队公厕啦!」12:12「XD」12:12这群「我的死党」

  又拿着那天拍的影片来威胁诗诗,看到砲哥说每月轮流一次……难不成这群死党把诗诗当作公妻在使用?我急忙往五楼走去,才发现五楼正在整修,根本没有办法进去。

  左找右找也找不到员工厕所,正乾着急的时候,Line「叮咚」

  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为了表示慰劳这一个月大家都很努力地在我们小诗身上辛苦的『播种』,今天就特别优待开视讯直播,这是连结:http://xxx。oox。xxo,FB的社团连结我PO喽,给我们粉丝一点享受吧!」12:31「干,XDDD,学长,你真的玩太大了!」12:33「欸,学弟如果忍不住,可以去找小Y学姐处理啊!我知道她在色狼家。」12:34「我才不要,小Y姐都被干到有点鬆了,忍了一个月才轮到我,狠狠在诗诗姊身上发洩好了。哈!」12:35「好了,看片啦!」12:35我开始有点兴奋的看着手机中的网址,我想自己到底是要点下网址,还是赶快去把诗诗给找出来?裤裆裡的老二又胀痛得不得了,终于我的兽慾还是征服了理性,赶紧在五楼整修的楼层中找到了一间看起来像是报废的仓库,兴奋的点下了网址。

  点下后,从手机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咪那嗓沟八挖~~各位午安!今天是我们篮球队公厕破处满一个月的日子,我们的社团刚刚突破1000人了,于是就由我团长来拍点影片给大家庆祝一下。」

  说话的人正是阿砲,正对着手机银幕像是自我介绍一样。

  「来,我们来看看今天美艳的女主角——小诗!」

  镜头往下带,只看到一名长髮飘逸的年轻女子,正努力张大嘴巴含着砲哥那粗得像小孩子手臂的肉棒,因为实在太过巨大,只能完全把嘴巴张开,任由自己的口水流下来。

  「不错,看起来我们XX高职调教公妻计划大家都做得很好。喔,对了,这个计划是由我们篮球队的四名毕业学长,加上九名篮球队跟十名垒球队的学弟所组成,我们的小诗妹妹每个人会轮流一天跟大家做爱,扣除掉七天月经不调教,刚好23位可以调教小诗一个月三十天。」

  「另外如果遇到一个月只有28天的,那我们就在最后一个礼拜把大家找来疯狂的轮姦她,而如果有31天的,就会叫小诗去勾引她正牌的男友,尽一点女友的责任。」

  此时听砲哥这麽一说我才想到,诗诗的确有一天突然变得很诡异,一定要我晚上出来陪她,喝了几杯后我们就上床了。

  啊!那天的确是31号!「我可真仁慈啊,还找了一天让妳好好陪妳男朋友。
  怎样,妳男友现在还在楼下傻傻的等着妳,我看妳要努力一点,不然等男朋友起疑妳就糟糕了。「

  「呜……」

  「我看妳用嘴巴是没办法让我射出来了,换个花招吧!」

  砲哥不耐烦的把诗诗的脸蛋移开,那粗大的阴茎就从诗诗那樱桃小嘴弹了出来,一棍打在诗诗的脸蛋上。

  「那……我可以走了吗?」

  诗诗不敢移开脸蛋,只能用细嫩的白皙脸颊贴着那肮髒的粗大阴茎,小声的问道。

  「走?这跟我们说好的不一样吧?」

  说完砲哥就把诗诗从马桶上拉了起来,自己坐在马桶盖上:「我不是说要让我射出一发,才能让妳下去陪男朋友吗?含屌含傻了啦?」

  「呜……那……我要怎麽……怎麽做……」

  「把牛仔短裤跟内裤脱下来,自己坐上来摇。」

  「不要啦……这样射出来……会很难清理欸……呜……」

  「我全射进妳体内不就一切都搞定了?快点脱掉,不然我就跟大家讲出妳的真名还有住址,保证妳以后砲友让整间百货公司都塞不下。快点!」

  「……」

  诗诗叹了一口气,就开始把身上的牛仔短裤跟内裤给脱了下来,砲哥开始要戏弄她,对着诗诗的阴道把银幕拉得很近。

  「唉唷~~湿了耶!没道理啊,哈棒也会湿?啧啧,女人就是听觉动物,是听到哪句话有反应啦?当公厕?还是轮姦妳?」

  「别胡说……」

  此时诗诗用双手遮住下体,眼神却透露出一种欲拒还迎的态度,红润的脸蛋配上清纯的外表,却露出一种勾人犯罪的表情。

  「哈哈,是轮姦妳对不对?我就知道妳一定忘不掉之后那几天大家轮姦妳的画面。好啦,下个月就是28天的月份,我看除了我们学校的学生,我也挑一些社团裡的中年人一起来轮姦妳好了,妳看好不好啊?」

  「砲哥,你再这样……我……就走了喔!」

  诗诗似乎真的有点生气了。

  「马的,妳想走就走啊?老子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妳男朋友,告诉他你女人现在赤裸着下半身在员工厕所,看妳怎麽跟他解释!」

  说完砲哥就一把拿走诗诗的短裤跟内裤,扔进马桶裡面盖上马桶盖,就一把坐下。

  「你!!!!!!好啦……快点做完你想做的,然后放我走!」

  「知道听话就好了。来,直接坐上来吧,我想来个女上男下。」

  砲哥说完就一脸淫秽的挺着那巨大的老二,笑着看诗诗该怎麽处理。

  诗诗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一脸不甘愿的面对面坐在砲哥的腿上,修长的双腿还不小心沾到马桶后面水管上的污垢,然后抓了抓距离。

  诗诗挺起上半身,小俏的屁股暂时离开砲哥那毛茸茸的大腿,只是砲哥的老二真的太大,诗诗虽然腿长110公分,却必须接近要站起来才能把自己的嫩穴对准砲哥的老二龟头。

  诗诗先憋住一口气,有些经验的她似乎知道这样坐下去可能会痛到说不出话来,但是现实只能逼自己暂时忍耐。

  一切准备就绪,诗诗已经要坐下去的同时,粉红色的阴唇都已经碰到砲哥那鸡蛋大的龟头,突然砲哥抓住诗诗纤细的水蛇腰,淫笑着说:「还没,我突然很想看看妳的粉色奶头,把妳的小可爱跟胸罩给脱下来。」

  诗诗一脸不悦的看着砲哥,但是一想到自己已经是别人到嘴的肥羊了,也只能任人宰割,于是就慢慢地脱下身上那件橘色的小可爱。

  砲哥此时知道诗诗已经卸下心防,突然双手抱住诗诗的屁股往下一压,砲哥那顶着诗诗阴唇的龟头就整个滑了进去,而且诗诗似乎是没有任何警觉的,整个人的重心直接落在砲哥的阴茎上。

  「啊!!!!」

  诗诗瞪大着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正在被一根粗大到恐怖的阳具所侵犯,而且因为重量的关係,那可怕的阴茎竟然整根都进入了诗诗那可怜的阴道,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子宫都要被刺穿了。

  正想努力爬起来的诗诗,双腿却是无力的撑着,光撑在地板上就显得吃力,诗诗的水蛇腰又被砲哥紧紧抓着,此时的她只能慢慢地忍受这巨大阴茎带给她的子宫冲击。

  「啊……呜……」

  「怎麽样?舒服吧?这招叫做按摩子宫,只有我这种大老二才能帮女人按得到欸!妳现在知道自己的下体可以容下这麽巨大的东西了吧?好啦!自己动一动吧!」

  砲哥一说完就放开双手。

  此时的诗诗还是不敢乱动,很怕自己一动,子宫就要被刺穿了。

  当然砲哥也看出她的担忧,就接着说:「妳别担心啦!男人的龟头是圆的,就是为这样设计的啊!在妳体内的龟头会配合妳的摆动的。快点,已经快要1点了,妳男朋友都等了妳一小时,再不加油,等等被找到就糗了喔!」

  诗诗一听也开始感到心急,只好慢慢地摆动起她的细腰,没想到一摆动,当砲哥的龟头刮着诗诗那纯洁的子宫壁时,整个人像是发了疯似的淫叫着:「啊啊啊啊!好像……好像有毛毛虫在我体内乱……乱窜!」

  诗诗边娇喘着,边对着银幕说。

  「嗯~~好舒服!好舒服喔!啊啊……要……要去了……」

  诗诗边淫叫,双手边紧紧撑着砲哥的双腿,挺着胸像是要给砲哥舔自己的咪咪一样,双手手掌抓得紧实,甚至把砲哥的膝盖部位抓出一条疤痕来。

  「啊~~啊……」

  突然诗诗像是断了线的人偶,整个人趴在砲哥的身上。

  虽然诗诗的表现让砲哥很满意,但砲哥此时可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她,毕竟他可还没射精。

  「啊~~呜……不要……让我休息……好不好?」

  诗诗像是在哀求似的求着砲哥。

  「我不是说了吗?让我射出来就带妳去找男朋友。来,双手抱紧一点!」
  砲哥勇勐地把诗诗给抬了起来,就用火车便当的方式往前摆动着。

  当砲哥用力地往前一顶时,龟头就稍稍离开诗诗的子宫壁,但是整个阴道皱摺就像被撑开似的拉扯着,随着钟摆动作,诗诗的体重用力地摆动回来,龟头又再度勐烈地撞击诗诗的子宫壁。

  「啊!!!!」

  诗诗双手紧紧环绕住砲哥的脖子,纤细修长的双腿在壅挤的厕所不断撞击着塑胶隔间板。

  砲哥规律的一摆一摆干着诗诗,让诗诗几乎接近疯狂:「啊~~啊~~啊~~啊~~呜……嗯……啊……」

  「噗滋、噗滋」的声音从手机的喇叭中传出,诗诗的下体已经湿得像是小孩尿尿一样。

  此时我开始听到,原本宁静的五楼楼层,传出女子哀嚎的声音,循着声音找去,意外地让我找到了员工厕所。

  整间厕所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可以偷看,我只能继续躲在门外,看着诗诗的手机传来那淫秽的画面,配合着员工厕所门板的「啪……啪……」

  声音,边打起手枪来。

  「啊~~啊~~不要……啊~~我……又要去了……不要~~啊……」
  我把手机关成静音,因为有更现场的声音可以听,虽然有些延迟,但是我整个人兴奋到一个不行。

  自己心爱的当作是女神般疼的女友,正在眼前这间破旧的员工厕所裡面被我的学弟疯狂干着,一想到这,我就不能控制的往旁边的废石推射精。

  突然厕所的门「砰砰」发出巨大两声,然后厕所裡头传出一个男子喘气的声音说着:「哈……爽爽爽爽~~爽~~」

  「啊!!!!」

  诗诗的声音已经大到只要在五楼都能听见了吧?我想她一定真的很享受,至少高潮了七、八次有了。

  过了几分钟,我听见裡面开始传出穿衣服跟裤子的声音,我猜他们也快要出来了,连忙穿上裤子关掉手机画面,然后就快速的从逃生梯走回原本的美食街。
  又过了十五分钟,只见诗诗一脸红润的鹅蛋脸,全身衣物都髒兮兮的,被砲哥边扶着边一跛一跛的走了过来。

  「喔,学长,刚刚我看到你女朋友在楼梯间跌倒了,跌得可不轻呢~~我看到后马上扶她去医护室擦药,医生说拐到脚,要去大医院治疗,所以你女朋友才这麽晚过来找你,你很担心吧?」

  砲哥说这句话的时候,完全脸不红气不喘,要不是我亲眼听到,或许真的会被他唬过去。

  我立刻上前问候:「诗诗,妳还好吧?」

  诗诗边喘着气,边红着脸说:「我……我两隻脚都没力了……幸好……幸好你朋友经过……今天可能没办法陪你逛街了……对不起……阿修……」

  「没关係,那我们去看医生好了。」

  其实我说这句话时,内心有点火大,不是气我那学弟,而是气我女朋友,都被人欺负了,这时候还在帮对方圆谎!砲哥一听,突然像想到什麽一样说:「没关係啦!修哥,我的车就停在这裡的地下室,你不是下午还要打工麽?我载大嫂去就好啦!」

  「这样啊……」

  其实我内心有点兴奋,如果砲哥再带我女友去看医生,我看只会「越看腿越软」

  吧!但是我知道,自己原来喜欢看着神圣不可侵犯的女朋友被我那群死党狠狠调教的影片,我想我已经深陷其中了!我望着诗诗的背影,发现她牛仔短裤的后面似乎有一些液体流了出来,我立刻蹲下去,假意的说:「诗诗宝贝,妳怎麽没把运动鞋穿好呢?难怪会跌倒!」

  然后就偷瞄了一下那液体是什麽,果然我猜得没错,是男人的精液。

  我自己的小兄弟都只能射在五楼那堆废石堆裡,自己女朋友下体却充满着别的男人精液,还用内裤跟牛仔短裤包得好好的,像是在保护别人的精虫一样!我把诗诗的包包拿给她,离开前我还给了砲哥一千元,说是补一点油钱,要他一定安全的把诗诗送回来。

  砲哥窃笑了一下,连忙说:「没问题的,学长!」

  就扶着诗诗往停车场走去。

  等到家后,我立刻兴奋的开着电脑,用阿龟的FB看看有没有新的影片,果不其然又有一片新的视讯P。

             (3)生日轮姦趴

  她们家人似乎越来越信任我,每逢佳节我家都会收到一些水果跟礼盒,以及一通诗诗妈亲自打来报佳节愉快的电话。

  一开始我妈还有点担心的问我不回礼会不会很失礼,我问诗诗后,诗诗只说:「那些东西我们家也吃不完,每次过节家裡都堆了一堆~~你还回礼的话就没完没了了……不要再送什麽东西回来喔,不然我会扁你!」

  但昨天还是吓了我一跳,没想到诗诗的妈妈打给我,偷偷的把家中的磁卡跟钥匙寄给我,因为他们两夫妻又要出去旅行了,而且还选在诗诗的生日前一天,诗诗的妈希望女儿生日不要一个人孤伶伶的,又觉得我对诗诗真的不错,所以就放心把钥匙交给我,其实我自己也有感觉,他们把我当成女婿在看待了。

  既然岳母有交代,我怎麽能不精心安排一下?前天晚上约诗诗出来吃个烛光晚餐后,假装自己在诗诗生日的当天那个晚上没有空,没办法陪她,其实早排开所有的事情,偷偷跑进他们家,在冰箱冰好蛋糕,然后在餐桌上摆了我之前在餐厅学的义大利通心麵,在他们家电视的DVD先预放好自己录的一些感人的话跟一些浪漫的音乐,算好诗诗补习完后回到家的时间,先躲在客厅上方有一个放杂物的大橱柜裡.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女主角现身。

  但是我左等右等,明明大约晚上八点半,诗诗就会从补习班回到家,然后打电话跟我报平安,但是现在明明都快九点了,诗诗家门口一点动静也没有,也没有打电话给我。

  等着等着,说实在话,等人实在是一件很耗体力的事,而我前一天晚上跟诗诗吃完烛光晚餐后又去上大夜班,一不小心,我就在橱柜裡睡着了……「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我从梦中惊醒,因为我口袋裡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怕手机影响我的计划,所以先调成「震动」,我看了一下,是「诗诗」。

  「喂……诗诗,妳在哪裡?到家了?」

  我小小声的问道,并且偷偷打开橱柜一小角看了一下外面,客厅的灯没亮,很明显,她还没到家。

  诗诗很不好意思的说:「阿修……对不起,我刚到家,补习班临时有……有特考……啊!」

  「怎麽了?怎麽叫了一声?」

  诗诗像是有点憋着气的说:「没……没有……嗯……哈……我刚看到有……
  老……老鼠啦……我要先洗澡了,等等再聊!「

  「喀拉」的一声,电话就挂了。

  这时我就好奇,明明还没到家,为什麽要骗我呢?而且刚刚那声叫声也有点不寻常,我开始担心起来,想是不是该去外面找找她?又等了十五分钟,正当我觉得应该要出去找找的时候,诗诗家的门口传来钥匙「喀拉、喀拉」

  的声音,还有许多男孩嘻嘻哈哈的声音。

  诗诗的家门口打开了,身上穿的是学校的制服,诗诗高中学校的制服相当好看,上衣是纯白色的制服,胸前有红格子大蝴蝶领结,裙子则是红格子裙,相当俏皮青春,尤其穿在诗诗那腿长110公分身上,更显得美艳。

  诗诗之前经常跟我抱怨裙子有点太短,很容易走一走就不小心走光,我则笑她:「没什麽东西可以看,怕什麽呢?」

  不过此时站在门口的诗诗,上半身颈部的红蝴蝶领结被拉开了,白色的制服胸前也被扯开,露出粉红色的胸罩,还有白皙的乳房。

  「好啦,这不是到家了吗?说会放妳回家就是会放妳回家啊~~」

  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砲哥,他正从背后搂着诗诗,边笑着说话。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诗诗下半身的裙子像是被修改过,变得比我之前看的还短,只能勉强盖住屁股,修长的美腿穿着过膝的黑袜跟黑色的细跟高跟鞋,让原本白皙的长腿更加修长了。

  我还注意到,诗诗像是很努力在忍着什麽,双手摀住嘴巴,上半身不断地发抖……「啪!」

  一个不认识的、穿着自己以前就读的高职制服台客男孩,毫不客气的先走了进来,一把将诗诗家客厅的电灯打开。

  砲哥说:「好了,到家了,我的诗诗宝贝~~不用再忍了,可以放声的叫出来了喔!」

  刚刚客厅是暗的,灯一开我才看得清楚,干,砲哥此时正在诗诗的背后,用他那根大屌「噗滋、噗滋」的干着诗诗。

  「唔……唔……呜……呜……」

  此时诗诗左手依旧摀住嘴巴,右手则是颤抖着指着后面的门。

  砲哥:「喔,对吼~~我忘了要关门了哈,妳怕妳等等叫太大声,左邻右舍会知道这裡住了一个淫娃对吧?哈哈……好啦,大家快进来,把门关起来吧!」
  一群人浩浩荡荡从诗诗旁边走了进来,幸好诗诗家的门口蛮大的,砲哥跟诗诗堵在门口中间,左右两边还可以缓缓地走进去。

  这些人除了色狼跟阿龟我认识外,其他人都穿着我之前唸的高职制服,清一色全是男的,诗诗家裡的客厅非常大,竟然还有些塞不下,我数了数,除了阿龟、色狼跟砲哥我认识外,其他不认识的高职男竟然有十七个。

  此时色狼猥亵的站在砲哥旁边,边摸诗诗的奶子边说:「砲哥你实在很喜欢调戏女人,刚刚我们在等电梯的时候,看她在跟她男朋友讲电话,你就突然从她背后插入,还让一个来打扫的阿姨看到,要不是我们人多帮你们遮住,她可能早就报警了吧!」

  阿龟也跟着说:「对啊,后来你还叫我们每一层楼都按,诗诗的家在18楼欸,每次电梯门一开,诗诗都拼命忍耐不叫出来,结果有一层楼有一对父子要走进来,刚好诗诗忍不住叫了一声,那对父子还愣了一下呢,真是有够刺激的!」
  砲哥一脸淫贱的说:「干,又都怪我,还不是色狼带了一堆有的没的服装,把这公厕打扮得太漂亮,在电梯裡面人挤人,那双高跟鞋又让这妞的屁股翘啊翘的,一直顶到我的老二,只好把她抓来干一干了。」

  色狼也接着说:「看吧,就说我这样打扮你会『冻没条』,所以我才说回到她家在穿嘛!硬要人家在她的补习班裡就打扮成这样,我看以后她的补习班老师会以为她下了课就换装跑去搞援交了。」

  此时我才知道,为什麽诗诗会拖了这麽晚才到家,看起来这群禽兽已经摸熟诗诗每天的行程了,所以才会这麽刚好在补习班的门口堵她。

  砲哥:「好了,都不要吵,人都到齐了吧,还有人没来吗?都进来就快把门关上,我要让这妞爽到天上去了。」

  一说完,砲哥就先把诗诗往下压,只见诗诗的屁股翘得更高,虽然诗诗有175公分,穿上高跟鞋后可能有180公分,可是我看砲哥至少有190公分,因此砲哥的阴茎可以说是刚刚好的高度,可以完全进入诗诗体内。

  接着砲哥把诗诗摀住嘴的双手从背后拉开,两隻大手分别抓住诗诗那纤细的手臂,突然勐烈地将粗腰前后摆动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好大~~啊……不要~~好大啊!!!!呜……」

  只见诗诗摀住的双手一拿开,诗诗就像失了魂似的疯狂大叫,下半身的红格子裙飘啊飘的,完全没有遮蔽的功能,若隐若现的可以看到诗诗那乌黑的阴毛跟粉色的阴核,但是阴道口却插着一条庞然大物。

  「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呜……不要……我……我要~~啊啊啊~~我要去了~~呜……」

  「呃……荡……荡妇!夹得好紧!靠,要射了!要射了……」

  「不要!!!啊~~我……我去了……」

  砲哥从背后往前抱住诗诗,屁股一抖一抖的,看起来正在诗诗体内喷射自己的子子孙孙,却看到诗诗脸蛋红润得像颗频果似的,不发一语的低下头去……过没一会,诗诗的大腿间流出了一股像是尿尿似的白浊液体,把红格子裙跟腿上的过膝黑袜弄得湿淋淋的。

  「哇靠,那是尿吗……学姊失禁了!」

  「是失禁吗?还是A片裡面常拍的……潮吹?」

  那群高职男一言一语的交谈着眼前诗诗这不堪的状况。

  色狼像是专家似的淫笑着说:「这是潮吹,可是我们辛辛苦苦调教了两个多月才知道这妞会潮吹喔!而且这公厕不像你们小Y学姐,干个几次就鬆垮垮了,这妞可是越干越紧实欸,裡面的肉壁还可以包得我老二好爽,每次插没几下就射了。现在学弟可真有福气,能够享受这麽国色天香,长得又清纯,身材棒又有紧实肉穴的学姐,你们可要好好感谢我们的砲哥队长。」

  此时许多学弟不约而同的一起说:「谢谢砲哥!谢谢队长!」

  砲哥像是抖完最后一滴精液,才放开诗诗、拔出阴茎,而诗诗就像断了线的人偶般倒在玄关前的木製地板上,週围摆满着许多男人的肮髒鞋子。

  砲哥也不打算移开诗诗,脱下运动鞋用穿了一整天的臭袜子,踩着诗诗的头说:「呼~~不管干几次还是这麽爽,真是生来被插的。好啦,大家别废话了,色狼,你带她去洗个澡清理一下,髒死了!阿龟,你来准备架摄影机,我们来庆祝『李诗安』千金小姐的十八岁生日吧!哈哈!」

  此时有几位忍不住的高职学弟早已脱下裤子,露出凶狠狠的鸡巴,上下套弄着问砲哥说:「砲哥,我不怕髒,可不可以……」

  砲哥看了看学弟,立刻摇摇头说:「不行,等等还有『特别的活动』,如果你现在干了,等等老二没力怎麽办?我先放个我们之前拍的影片,让你们过过乾瘾。欸欸,啊龟,去拿我们之前拍的影片,这女的家裡还真有钱,电视萤幕又大又豪华,拿来播自己拍的A片最好。哈哈哈!」

  砲哥俨然成为这个调教诗诗组织的头,就连色狼跟阿龟这两位学长,都被砲哥使唤来使唤去的,但是我却看得很兴奋,感觉砲哥有很多调教诗诗的方法跟手段,而且重点是他都会拍下来,这样我以后就可以慢慢欣赏我那纯洁不可玷污的女朋友到底被玩弄得多悲惨。

  这种想法我想很少人能够体会,毕竟我内心真的把诗诗当成女神在崇拜,但是当看到自己心疼到不行的女神,却被一群肮髒的男人玷污跟射精在体内,这群畜牲甚至想把女神慢慢拉往性爱的地狱当中,一股想看自己心爱的女神到底会堕落到什麽境界的这种想法就不断出现在我脑海中。

  现在的我只是好好看砲哥的好戏,然后玷污我那心爱的女友。

  阿龟也听从的打开DVD,拿出裡面的光碟就随手扔在一旁,我看着自己好不容易花了几个晚上拍的、庆祝诗诗生日的影像,现在电视银幕上却变成那群禽兽花了好几个月拍的、好几个人在轮姦诗诗的影片。

  一想到这种场景,我的老二就兴奋的射出抑制了好久的精液。

  那群学弟也是看得目不转睛,有的学弟还播不到五分钟,打着手枪打着打着就对着诗诗家的高级沙发射出他的精液。

  砲哥有点不爽的说:「干,就说不要先射精听不懂?要射也射在那女公厕体内啊!射在沙发上是要别人怎麽坐啊?」

  一脸宅样的学弟不好意思的说:「不好意思啦,砲哥学长,那等等要怎麽玩啊?可不可以透露一下?」

  砲哥又露出一点猥亵的样子,神神秘秘的围起来跟学弟说,像是怕诗诗听到似的。

  砲哥讲完后,那群学弟也跟着露出满意的笑容,窃笑的看向诗诗进去换衣服的房间。

  又过了十五分钟,我其实等得有点腰痠背痛,因为橱柜裡很挤,我又怕碰撞到什麽发出声音让这群人知道我在,这群人一开始可是为了报复我,装得跟我很好一样,如果被他们知道我有这种怪僻,可能以后就再也见不到诗诗,我还会被抓去山间埋了也说不定吧?此时听见开门的声音,色狼似乎打了个手势问砲哥准备好了没有?砲哥从袋子裡拿了一个85度C蛋糕出来,确定阿龟已经把摄影机架好后,要大家围成一个半圈,背对着诗诗换衣服的房间,就比了个手势要他们一起出来,像是准备给诗诗一个惊喜!这下我可搞不懂了,怎麽场面突然被弄得好像很温馨一样,难道砲哥真的单纯的想帮诗诗庆祝生日?从我这个方向看过去,没办法看到诗诗换衣服的房间,此时色狼拉着一条像狗链的黑色绳索,绕过沙发往砲哥跟那群学弟围成的半圆中间走去。

  当准备绕过沙发的同时,我才注意到诗诗的穿着,露出半个胸部的粉红色连身小礼服,裙襬的部份相当短,原先脚上的黑色过膝长袜变成了纯白的过膝蕾丝袜,在大腿外侧还有粉红色的蝴蝶结绑着,脚上穿着白色高跟鞋,鞋子脚尖的部份也有粉红色的蝴蝶绑着,头顶绑着大大的粉红色蝴蝶结,就像是真的要来庆祝生日的小公主一样。

  看起来相当美艳而且正常,但是惹人遐想的部份,在诗诗的脖子上绑着一个皮质的狗项圈,上面绑着的黑色绳索正被色狼牵着,而且诗诗的双手被白色的麻花绳绑着。

  看着她被色狼控制住牵了过来,整个场面相当诱人犯罪。

  色狼:「好啦,诗诗小姐,请跪在地板上。」

  说完色狼就恶劣的把黑色绳索往下拉,诗诗只能慢慢地往地上跪去。

  诗诗有点啜泣的说:「那……那个……我可以把黑布拿下来了吗?」

  我这时才注意到,原来诗诗被黑布蒙着眼睛看不到,不然看到那个蛋糕,应该也会跟我一样搞不懂眼前这群畜牲到底要玩什麽把戏。

  砲哥:「等等喔!各位学弟向后转,背对着我们女主角,照刚刚说的去做,然后听我指令行事。大家好了吗?好,阿龟关灯!诗诗,妳可以把蒙眼布拿下来了。」

  客厅的灯关了起来,虽然诗诗被狗项圈控制住行走方向,双手也被绑住,但是双臂跟手指还是可以自由活动的。

  当诗诗把蒙在眼睛的黑布慢慢放下的时候,只看到砲哥拿了一个上面点一根蜡烛的蛋糕,着实让诗诗吓了一跳。

  砲哥:「预备唱!祝诗诗生日快乐~~祝诗诗生日快乐~~」

  砲哥一个口令后,週围的学弟非常配合地也开口大声唱着《生日快乐》歌。
  众人:「祝诗诗生日快乐~~祝李诗安小姐十八岁生日快乐~~耶!!!」
  突如其来的庆祝,让诗诗有点不知所措,原本还在想自己会被玩弄得多惨的诗诗,却看到砲哥拿着蛋糕认真的在帮自己庆祝,变得温馨无比,竟然傻傻的跟眼前这个侵犯了自己好多次的男人说了声「谢谢」。

  砲哥听了诗诗的「谢谢」后,大声的笑了起来,说:「不客气啊~~谁叫我是妳最好的砲友嘛~~就说我今天是带人来庆祝妳生日的,开不开心啊?」
  诗诗怯生生的说:「你不是又打算带一堆你的学弟……轮姦我,然后拍成影片……上网去卖?说好了喔,今天生日我陪你们,但是条件是之后都不准再来找我,之前拍的影片也要全数还我,不然我现在就报警!」

  砲哥:「就说不是嘛,是认真想帮你庆祝生日,给妳一点温馨的回忆啊!原来妳在期待大家轮姦妳啊?早说嘛~~等等我叫他们一个一个让妳爽好不好?」
  诗诗:「不用了!说好过了12点庆祝完生日就走,我们说好的!」

  砲哥:「好啦,我砲哥说话一言九鼎。好了,生日的手续还是要办,先吹蜡烛吧!」

  此时诗诗像个小女人似的,憋着嘴笑说:「嘻嘻……砲哥,你很不贴心欸,怎麽只有一根蜡烛?今天我是十八岁,应该要有十八根蜡烛!」

  砲哥此时却露出卑劣的笑容说:「说的也是……好,各位学弟可以转过身来了。阿龟,开灯!」

  一开灯,我这时才发现诗诗竟然被十七个赤裸着下半身的学弟给团团围住,每个学弟都露出凶巴巴的鸡巴淫笑地看着她,阴茎上面都绑着鲜红色的蕾丝带。
  砲哥接着说:「好,接下来才是我们『李诗安』小姐的十八岁生日趴特别计划。

  诗诗大小姐说要十八根蜡烛,可是我们很穷,只买得起一根蜡烛给诗诗千金小姐,幸好我们有十七位学弟很善良,每个人都有一根很像蜡烛的东西。

  来~~诗诗大小姐,快点来吹吧!「

  砲哥说完,色狼就把绳索拿给在一旁等候许久的一位学弟手上,学弟一看立刻用力拉着绑着诗诗颈部的绳索,诗诗无奈地只能像隻狗似的往前爬了过去。
  一个绝美的年轻学姐,在地上像狗般爬着,十七位学弟每个人都期待能让眼前这位美艳的学姐「吹蜡烛」。

  我见诗诗爬到一个学弟的脚前,学弟耀武扬威的拉了拉绳索,诗诗只好将清纯的脸蛋慢慢往学弟胯下靠了过去,但是迟迟不想吹学弟的「蜡烛」,似乎想拖过12点等生日过了,就会希望砲哥能遵守诺言!但是我想了想,觉得自己女朋友真是傻得可以,砲哥怎麽可能会放过这麽美味的性奴隶呢?砲哥也注意到了,就开口说:「诗诗宝贝,忘了跟妳说~~12点以后妳生日过了,没有把学弟的十七根蜡烛都吹过一遍的话,这场生日趴就不算,当然妳以后还是会一直见到我,我们还是会把妳轮姦,然后拿妳的影片去网路上卖!」

  诗诗听了,露出又生气又羞涩的表情说:「等等!当初不是说12点庆祝完生日,就放过我吗?」

  砲哥露出淫贱的笑容说:「妳自己也说了,是庆祝『完』。

  没吹完蜡烛吃完蛋糕,怎麽算是庆祝完呢?现在是10点15分,妳还有一个小时又四十五分,快点加油吧~~「

  此时拿着绳索的学弟也说话了:「好啦,学姐,才十七根阴茎而已,刚刚看学姐的影片,早就不知道对付过几百根阴茎了,一下就吹出来啦!快点吹啦!」
  说完就抓着诗诗的头压往自己胯下。

  「唔……」

  诗诗听完砲哥的说法,只能顺从地张开樱桃小嘴,乖顺地含下学弟的阴茎。
  第一个学弟似乎身体比较虚,或是早就等诗诗的服务等了很久,才含不到三十秒,就立刻在诗诗的嘴裡射精。

  诗诗的小嘴本来想离开,却被学弟抓住长髮,硬是被口射了。

  「呜……嗯……呜……咕噜……咕噜……噁……这……这样可以了吧?」
  看起来学弟射了很多,让诗诗不得已只得喝了一点精液进去。

  旁边一位胖胖的学弟看到第一位学弟射了以后,立刻把他手上的绳索抢来,然后也依样画葫芦的学起第一位学弟,要眼前这位美女学姐帮他含屌。

  诗诗刚服务完一个,又被绳索拉得头昏眼花,眼前又是一根阴茎,此时她努力地用被捆绑的双手先抓住阴茎,然后转头去问砲哥:「等一下!我觉得你说话老是不算话,再问你一次,只要这十七根都射出来,你是不是真的会把影片交出来?」

  我在想,因为刚刚的经验,让诗诗似乎觉得自己可以在12点之前把十七根老二都给射出来,我太瞭解她了。

  砲哥此时笑笑的对摄影机摆出发誓的样子说:「没想到一下就吹掉一根蜡烛了~~诗诗千金,妳这麽不相信我啊?哈!好~~我向大家发誓,如果李诗安小姐在时间内把剩下的十六根老二都给吹出来,然后收集完十七条阴茎上面的蝴蝶结,再把蛋糕上的蜡烛吹掉,我保证立刻把所有影片还给妳!」

  就在砲哥说完的同时,我看到那位小胖学弟短小的阴茎,竟然不自主的射在诗诗的脸上了。

  诗诗:「啊!讨厌……」

  胖学弟:「啊啊……学姐的手真是太温暖了……比自己的手还要柔软……啊啊……」

  诗诗:「讨厌……讨厌啦!」

  说完,诗诗想这样应该也算「成功」吧?于是就伸手想把绑在胖学弟垂头丧气小阴茎上的蝴蝶结给拔下来时,被砲哥阻止了。

  砲哥:「嘿嘿!我说过蜡烛是要用『吹』的吧?握一握就射出可不算喔!」
  诗诗:「你……呜……」

  诗诗抬头看了看眼前垂头丧气的阴茎,叹了口气,只好把眼前这噁心至极的东西又再含进口中。

  诗诗:「呜……呜呜……」

  可能是第二次,虽然诗诗那根灵巧的舌头把眼前这个胖学弟的阴茎给含得很爽,但这次却花了十五分钟后,胖学弟才在她嘴裡射出精液来。

  我在橱柜裡面看得很清楚,诗诗吹到第七根阴茎的时候,12点早就过了不知道多久了,但是砲哥也不提醒她,跟我一样在旁边淫笑着看热闹。

  有许多后面一点的学弟因为猴急,早就用诗诗的下体不知道射了几次了。
  此时诗诗因为长时间跪着,膝盖早已红肿,身上的粉红色小礼服也被扯得稀巴烂,双腿上白色的蕾丝袜被精液跟淫水弄得湿淋淋的,右脚的白色高跟鞋也只是象徵性的挂在脚踝,胸前则是被扯开两个大洞,两颗圆滑湿润的乳房暴露在空气当中,上面沾满着男人的口水与精液。

  第九个在排队的学弟,正在后面操着跪在地上的诗诗,阴茎一前一后的缓慢进出那已经煳到不行的阴道口,对着诗诗说:「诗诗学姐,妳的肉穴好棒、好好肏!一开始光是插着就好像快被榨乾了,我已经插在裡面射了五次,真的好爽,我还要再射一次……妳上面那根动作要快,不然我怕等等就要被妳的肉穴给榨乾了。」

  诗诗也有气无力的说着:「不要……不要再射了,等……呜……等我……」
  第九个学弟不等诗诗回应,又在她体内一抖一抖的射出为数不多的精液。
  这次只抖个一两次就没了,学弟像是被榨乾似的放开诗诗的肉体,站起来往沙发躺了下去就睡着了。

  诗诗:「不要……给我吸……我不想放弃……给我……」

  诗诗的双眼也开始慢慢沉重了起来,其实在场每个人几乎都干了诗诗至少两次,有些后面号码的学弟早就睡了,有些则是在看诗诗之前拍的影片,似乎想看一看后再过来跟影片中的女主角打个几砲.

  而坐在地板上让诗诗服务的第八个学弟,看到诗诗已经被干到没力的躺在自己的大腿内侧,就轻轻的把诗诗反过来正面放在地板上,然后抓住诗诗的脸颊撑开,把诗诗的嘴当作阴道一样,从上往下用力插进诗诗的嘴裡.

  诗诗:「唔……唔唔唔……」

  我在上面看着一个男人的屁股不断上下摆动着,诗诗像是不能呼吸似的拼命挣扎,双手不断挥舞着,一下拍打着学弟的屁股,一下抓得男人大腿内侧都是血痕。

  我看得血脉贲张,这个动作肯定整根阴茎都进入食道了,可能还正顶着诗诗的喉咙也说不定。

  插个没几下,这个学弟就整个人的下体趴在诗诗脸上,动了几下后就起身,诗诗则是不断咳嗽,应该是被精液给呛到了。

  砲哥问第八个学弟说:「哇靠……玩这麽勐,不怕等等她把你的老二给咬掉吗?」

  第八个学弟说:「不会啦,她已经含了这麽久的阴茎,嘴巴早就没力了,刚刚我轻轻鬆鬆就把她嘴巴给撑开,我手抓住她脸颊,她根本没办法咬我。」
  说完接着跟砲哥说:「砲哥要不要试试看?女人的喉咙湿润润的,多射点精液进去,以后说话都会有你洨的味道喔!」

  砲哥笑着说:「狗屎,我这根进去她不噎死才怪!再慢慢调教吧,总有一天让她有『深喉咙』的技能。

  哈哈!「************这场宴会一直到了早上6点多,这群人似乎终于累了,诗诗早就累垮在她们家的高级绒毛地毯上面,全身上下被玩得体无完肤,每一处都有精液跟淫水的痕迹。

  砲哥正叫学弟准备收拾收拾,此时色狼拿着我本来准备好要给诗诗吃的「义大利麵」

  走了过来,说:「欸,砲哥,这玩意好像是她妈为她准备的晚餐耶,我拿去热一热,一起分着吃喔!」

  砲哥:「这是她妈为她准备的,当然要给人家吃喽,她妈的心意欸~~」
  色狼:「这样啊……那都凉了,我拿去热一下好了。砲哥,你在干嘛?」
  砲哥:「帮她加热啊~~」

  砲哥边把义大利麵放在地板上,边抓着自己的阴茎对准,「哗啦哗啦」
  的在义大利麵上小便。

  砲哥窃笑的说:「不错吧?变成汤麵了,快叫她起来吃吧!欸欸,阿龟,再把摄影机打开,我们每个人都帮这碗麵加点料。」

  大家一口同声的说好,色狼更是过份的去厨房拿煮电锅用的锅子,把我跟诗诗的义大利麵丢进去,然后大家开始小便、或是吐口水,有些更变态的还顺便打了一些精液进去。

  「哗啦哗啦……」

  一个倒楣的学弟被迫拿着那桶噁心的东西,一口气往已经昏死在地板上、楚楚可怜的诗诗身体倒着。

  诗诗虽然累坏了,被这麽噁心的东西倒在身体上,还是醒了过来,砲哥见状就把黏在锅子裡的一条麵线放在诗诗的嘴边要她吃下去,没想到诗诗也饿坏了,把麵条吸吮着,然后「咕噜」的吞了下去。

  这一幕可让大家笑翻了,告诉诗诗刚刚麵条泡了些什麽、还有刚刚倒了什麽在诗诗身上后,诗诗像是绝望的说:「随便你们……」

  接着就躺在地板上不发一语。

  不过这一倒可把诗诗家的高级客厅弄得都是阿摩尼亚的味道,我在上面闻起来都很像外面公园裡那种没洗乾淨的公共厕所的味道。

  砲哥:「嗯……这真是最适合我们篮球队公妻诗诗千金家的味道,以后我们跟她做完都小便在她身上好了,真的很适合她。哈哈哈!」

  色狼:「欸,好啦,砲哥,都早上7点了,要上她以后有的是机会,等等我要去找我心爱的女朋友了。干,可是今天射了这